灿烂星星花

櫃里人:

《迟爱》
我从来都坚信世界上一定有人是能让你幸福的,他肯定存在于某个角落里,总有一天必将来到你面前,所有暂时没找到他的人都不必灰心丧气。但现在却会开始怀疑,是不是那个人也和我一样,在漫长的寻觅过程中疲惫不堪,终于也不想再前行,只随便在某个地方停了下来。人生短短几十年,很可能未必真的就能等到那个人。在找到他之前,就已经老了。也许太过坚持的结果,就是那么孤独着老去,也未可知。

我突然意识到世界上果真没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不存在责任的二人关系才能酣畅淋漓,肆意妄为,太过轻易就肆无忌惮地开始爱的人,他的感情多半是不持久的。而坚定地、执着的那个,我可能根本等不到他转过头来爱我。

以前那么十几年里,总觉得只要再等一等,再等一等,下一个也许就会不一样,也许会有真正值得投入的人出现,他让你手心出汗,心跳加速,觉得人生圆满。你和他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但到现在,我已经不年轻了;一个人倘若不想孤独终老,是不是真的只能屈服,退让。脏了的东西,也只得捡起来洗一洗便吃。

不热闹的年岁

流浪的龙:

不热闹是我这段时间的心境。听安静的歌,看安静的故事,做安静的事,渐渐地就发现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是热闹的了,无论有多少人,无论有多少喧闹。正如我不知道春节是何时变得冷清的,我也不知道人世是何时变得不热闹的。
      硬要说个时间,大约是十二年前吧。想着很久之前也有个马年的新年。每年的除夕都是同样的春节晚会,同样的烟火,同样的鸡鸭鱼。村子一年四季都缺少人烟,只有春节才能使散落四地的人们从各处赶回来。可依旧是冷清的,大概是因为我不再喜欢放烟花了吧。所以对春节没有任何期待了。 
     总觉得很久之后,我在人间就很难见到颜色鲜艳的魂魄了。这世界是已过了青春期了吗?至少我是很难感受到那种躁动不安的荷尔蒙了。处于青春期的少年,大脑发育不完全,才会做事不考虑后果,才会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这段荒唐冲动的叛逆期会帮助少年们走向独立,寻找自我。没有经历过这些的话,成人之后难免会对现实显得过于顺从,那就很难看到鲜活的生命力了。
     也许我产生的正是这种未青春先老的错觉。周围的花草只敢规规矩矩地生长,不敢多出一寸,也不敢枯黄。否则就会被修枝剪叶,直至被完全替换掉。成都的太阳不敢太烈,风雪也不敢太猛,一切都被设计得恰到好处,果然这是一个不会犯错的成人世界。
   从此以后,只需要按部就班地照老人们的建议活下去,过那种看到开始就知道结局的毫无悬念的一生。 若人世都是这样,怪不得会冷清。还好有一群人一直漂泊无着,无论是去了天涯海角,还是呆在一处过一生。对于他们,远方之后还是远方,作伴的是天地和孤独。他们的灵魂带着光辉和尘土。
   我知道,人世的冷清难以改变,只好等下次不再看破红尘。毕竟我是天地之子,人世冷清,正好可以听听花开的声音。我想充满欣喜地看新年的烟花。不管热不热闹,开心地迎接新一年。 

MXX's: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还在乎拥有什么

                                                节选自泰戈尔《生如夏花》

失望是软刀子,可以让人渐渐无快感无痛感。

仿佛听上去也不错,无忧无怖。

然而过程惨烈,最痛的都不是外伤。

这两天的气候真恰当,秋高气爽。

走在大街上,犹如置身海洋。

有的人趾高气昂,有的人十分自知,还有的人呼朋唤友,也有的人炫耀财富,当然也不乏卖弄幸福生活的戏码。

当有一天发觉自己脱离了周围的轨道,渐渐和人不太一样。

会不会焦虑?

那就不一样吧,有时候坚持还真是以刚克刚。

那些华丽的表面总是很轻易被泄露,至于华美之下的伤疤谁也不愿轻易示人。

看到的并非真实,所仰仗的也并非归属于你,长久从来都不存在于人类事物。

因为趋利避害的本性,我们最终与那些美好的初衷背道而驰,想到这里,是否有一点的难过。

昨晚去交大遛弯,看到新生军训,还听到了操场播放的歌唱祖国,就想起以前的种种,昨晚做梦梦到喵喵,还梦到了初中时候参加运动会。生活渐渐把我们变成醒来比较容易忘记梦境,埋头行走,根本不看方向的木偶。

没人有把握确定自己的选择,选择是这个世上最难的事儿,没得选的人才是幸福的人。

如果能够给我一个happy ending,过程你让我怎么疼都行。

我认识一个姑娘,她写小楷,喜欢昆曲,却也听的了凤凰传奇。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是一种洒脱,要她勾心斗角她也不差,可她十分淡泊,我时常想如何才能有这么一颗强大的心。后来渐渐明白,只有内心强大,才可以包罗万象,然而呈现出来的就是一种沉默的状态了。这个事儿,说不清楚,只能意会。

这一年,我渐渐了解自己,愿意朝幽暗深处的自己俯下身去,伸出手来。

这算不算一种进步。

如果非要这么狗血,那么就这样吧。

反正一切都是暂时的。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也不错。

出镜、作者:@MXX三百句

摄影:@李恒PHOTO




MXX's:

实在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是最近才总结出来的。

这个夏天过在民谣里,从好妹妹到万晓利。

昨天看到新闻,有一只小象初生遭到妈妈踩踏生命垂危,工作人员冒死从象妈妈的脚下把他救出来,他独自躺在象舍一直流泪,从凌晨2点哭到早晨7点才沉沉睡去。

每个人的生活无论光鲜亮丽与否,都有自己的伤疤。

有人绝口不提,有人千帆过尽自我调侃。

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生,总有阴影影响命运。

潜意识里,脆弱又孤独。

真正的强大不存在,唯一的解释应该是只有信念是强大的。

而拥有信念的人,才显得无敌而又难以撼动。

但那都是纸老虎吧,拨开一层层外表,只有一颗或柔软或凹凸不平的心。

无论如何,每个人都有秘密。

它默默隐藏,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刻意保持着距离,在阴暗处或萎缩或发酵。

而再好的感情一经历生活,必受侵占,不再纯粹。

扭曲的人很多,因为离自然的存在已无限远。

那不是没经历过世事而认为世界充满爱的观点。

而是,在看过世态炎凉、人心易变之后,依然觉得人应有依托,有信仰,不灰心,要善良的态度。

但愿你依然有一颗赤子之心,站在桃树下,回眸微笑,阳光刺眼。

为我驻足。

诸念不生,便至臻境。


作者:@MXX三百句

摄影:@李恒PHOTO

<客片>拍摄坐标:秦岭山脉高山草甸

你是哪位

爱筱筱:

13:44

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摆脱了痛苦的自我折磨。

那是一种复杂的情绪,我从来都没有办法操控它。

有时候它就像护城河里的水,前些年看着污臭不堪,后来经过整理,不清澈也不臭气熏天,而是潺潺流淌,浑浊不清。

你一定没有办法理解那种对自己不清不楚在边缘处折磨痛苦的心理自残。

我常常自查原因,到了现在我也没有理清是因为我看的那些调调的书,还是因为我的性格自身。

宋冬野的董小姐里有一句话写的很好,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

仿佛,我也在混沌着。


我很认真的领会金刚经,我依然在退化。

时间带给我的并不是成熟和立竿见影的强大。

我很努力的想要恢复元气,随着时间却越来越觉得没有退路。

这样缺乏安全感。回头不是岸,你还需要勒马吗?

有没有故事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需要怎么样才可以达到自己喜欢的状态,需要如何才能够平心静气。

这些也许都是臆想。

从来没有实现的可能性。

跟随谁,追随什么,才可以拥有一刻不灭的心。

无知是快乐的。

一知半解是痛苦的,因为想象永远那么意义深远。








爱筱筱:

从前不懂良辰美景奈何天。

现在明白人生得意须尽欢。

一座城市是可以有记忆的,当你事隔经年再回到当初的地方,那涌现的片段仿佛在低声浅吟。

蜕变总是伴随着失败与痛苦。破茧成蝶需要代价。睡梦中你是怎么和那个女巫做的交易?是用心爱的人换取成功的地位还是用美丽的年华换取优丰的报酬..

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应该是,你快不快乐。

我想,这个世上哪有值得不值得。

只有,这么做,你快乐吗。

如果可以,我愿我们都能做让自身快乐的抉择。

在年少,浅唱遨游,时光不老。

-----------------

才华与爱情无关,

甚至爱情与什么都无关。

你以为自己很好看,可是你没有很幸福。

你以为自己很富有,可是你没有很幸福。

你以为因为自己不够美,所以你没有很幸福。

你以为因为自己条件不够好,所以不能够很幸福。

其实这些都是...bullshit。

以前我们期待过的以后总有那么一个人,现在你的那个人在哪里呢。

如果有幸她(他)就是每天等你回家吃饭的那个人,那你一定比大多数人都要幸福。

年少的人永远都不会听所谓的过来话,只有人老了,才会觉得那些都是对的,然后想告诉再后来的人,可是正年轻的人们才不要听。

你看,永远有人正青春。

青春概念模糊。

也许就是和你相爱的那几年....

我绝代,你正茂,风华正好。

有时候,有过就好。

此心未成,但看远方。

                                                             2013.8.22 长安

摄影:@李恒PHOTO

作者、出镜:@MXX三百句